【道中華】為什么說成吉思汗“黃金家族”的正統在大元?

日期:2022-11-14  來源:道中華微信公眾號   字號:[ ]

公元1206年,漠北草原各部聚會于斡難河源頭,樹立起九腳白旄旗纛,將孛兒只斤·鐵木真尊為“成吉思汗”,宣告了一個嶄新時代的開始。65年后,成吉思汗的孫子、拖雷的四子忽必烈建立了元朝,定都北京,繼承了“黃金家族”的正統。由于成吉思汗及其子孫們的赫赫武功,這個新興的蒙古民族不曾像過往的匈奴、突厥、回紇一樣成為草原上的匆匆過客,相反成為漠北游牧民族的終結者,并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了“蒙古高原”之上。


忽必烈畫像,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。(王建南 供圖

“黃金家族”的傳承

正因如此,“只有成吉思汗家族(黃金家族)才能受到天命護佑以統治天下”,所以也惟有“黃金家族”才有資格稱汗的觀念長久以來在亞洲內陸游牧民族心中牢不可破。就算那位被西方史學家稱為成吉思汗之后最偉大的征服者——帖木兒,由于他不屬于“黃金家族”,終其一生也僅是采用比“汗”低一級的頭銜“埃米爾”,奉成吉思汗次子察合臺的后裔為名義上的君主。為了使自己的統治取得合法性,帖木兒還于1397年娶察合臺系汗黑的兒火者之女,以此姻親關系進入成吉思汗大家族中。這也是明朝史籍為什么會有“駙馬”帖木兒這個奇怪稱呼的由來。


元代八思巴文金圣旨牌,意即皇帝的名字是神圣不可犯的,不尊敬服從的人將會被定罪致死。(圖片來源:內蒙古大學民族博物館)


元世祖忽必烈出獵圖,元劉貫道繪,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。(王建南 供圖

另一方面,成吉思汗子嗣眾多,其中尤以正妻孛兒帖所生四子,即術赤、察合臺、窩闊臺、拖雷地位最為尊貴。成吉思汗去世后(1227),按照游牧民族的習慣,龐大的蒙古帝國作為遺產被他的繼承者們瓜分。譬如,“海押立(Qayaligh)和花剌子模地區,伸延到撒哈辛(Sapsin)及不里阿耳(Bulghar)的邊境,向那個方向盡韃靼馬蹄所及之地,他賜與長子術赤”。這就是說,額爾齊斯河以西的欽察草原直到伏爾加河,包括如今哈薩克斯坦一大部分地方在內的土地,都成了術赤的“兀魯思(封地)”。術赤在父親成吉思汗之前去世,而這個“兀魯思”后來則發展為“欽察(金帳)汗國”。

察合臺與窩闊臺也分別得到了西遼(在今新疆與中亞)與乃蠻(在今新疆北部及蒙古國西部)的舊地。這也是后來的“察合臺汗國”與“窩闊臺汗國”的前身。至于成吉思汗的幼子拖雷則得到了成吉思汗統一漠北前的蒙古舊地。盡管歷史上并不存在什么“拖雷汗國”,但拖雷的兒子忽必烈與旭烈兀后來分別成為元朝與伊利汗國(在西亞)的建立者。

話說回來,成吉思汗諸人各有領地并不意味著蒙古帝國的分裂。14世紀初期成書的《史集》是有關中世紀蒙古歷史的重要史料。其作者拉施特(1247-1318)在書中對成吉思汗四子的頭銜稱呼頗有講究:術赤、察合臺、拖雷都稱為“汗”,唯獨窩闊臺才稱為“合罕”。用國人更為熟悉的術語來解釋的話,前三者都是“國王”,而窩闊臺才是“皇帝”。這就是說,窩闊臺繼成吉思汗之后成為蒙古帝國的第二代大汗。


成吉思汗召開忽里臺大會解決繼承問題。(圖片來源:紀錄片《中國通史》截圖)

次子窩闊臺成為大汗,是成吉思汗生前指定的結果。但這也是個異乎尋常的決定。不像中原有“立嫡以長”的傳統,蒙古草原上自古流行著“幼子守產”的習俗。一個蒙古家庭,正妻所生的兒子中只有最小的兒子能自始至終和父母生活在一起,并在父母去世之后繼承他們的全部家產。而他的兄長們在長大之后則必須到外面去另謀生路,自立家業。大概也是出于這個原因,成吉思汗不能不給拖雷一些補償:成吉思汗去世時,蒙古軍共有12.9萬,可是作為大汗的窩闊臺只分得4000蒙古軍,身為臣子的拖雷倒擁有10.1萬人。這就是說,拖雷雖然沒有繼承成吉思汗的大汗之位,卻成為大部分蒙古軍隊的主人。


《太宗出獵圖》(局部),雍繪,元太宗即孛兒只斤·窩闊臺。(圖片來源:中華珍寶館微信公眾號)

軍事力量在古代政治天平里的份量是不言而喻的。拖雷既手握重兵,又有“幼子守產”的傳統作為依托,窩闊臺雖有成吉思汗的遺命,未免也有些底氣不足?!妒芳酚涊d:1229年春天,拖雷召集蒙古宗王和重要大臣召開“忽里勒臺”(宗王大臣會議)。前三天大家歡飲娛樂,然后遵照成吉思汗的遺命,大家一致推舉窩闊臺繼承大汗之位。窩闊臺再三謙讓不成,終于接受擁戴繼承了汗位。這其實就是典型的“春秋筆法”。

這次忽里勒臺一共開了40天,其中37天都在討論選大汗的事。要是大家都誠心擁戴窩闊臺,怎么可能費這么多天呢?拉施特是伊利汗國的宰相,他的記載明顯是在為拖雷美化。

從結果來看,拖雷最終做出了妥協,讓出了大汗寶座。但窩闊臺及其后人卻不能因此高枕無憂。窩闊臺死后(1241),其子貴由在1246年的“忽里勒臺”上成為蒙古帝國第三任大汗。表面上看,場面和諧?!叭w宗王們脫帽,解開寬腰帶,把貴由扶上金制王座,以汗號稱呼他,到會者對新君九拜表示歸順,在帳外的藩王及外國使臣等也同時跪拜稱賀?!钡珜嶋H上貴由心里并不輕松?!妒芳防镉涗浟艘粋€重要細節?!八ㄙF由)說道:‘我同意(即位),但有一個條件:在我之后,(大汗之位)要歸于我的家族?!w一致立下了如下誓書:‘只要你的家族中還留下哪怕是裹在油脂和草中,牛、狗都不會吃的一塊肉,我們都不會把(大)汗(之)位給別人?!?/p>


來自13世紀波斯史學家志費尼《世界征服者史》的手稿,描繪了朝臣與侍從圍繞著忽必烈的情景。(圖片來源:大英博物館)

按照這番誓言,蒙古帝國的大汗之位勢必將永遠留在窩闊臺一系??上怂悴蝗缣焖?。沉溺酒色的貴由只當了不到兩年大汗就在43歲壯年暴死,這使得窩闊臺系中只剩下一幫孤兒寡婦,沒有一個有能力治理國家的新的大汗人選。結果自然可想而知,蒙古帝國大汗之位在幾經周折后終于回到了拖雷一系的手中。拖雷之子蒙哥成為大汗之后,對窩闊臺系(及盟友察合臺系)宗王進行了嚴厲清算,全然不顧堂兄弟間的情面。盡管蒙哥汗死后又發生了忽必烈與阿里不哥兄弟爭位事件,但這也只是拖雷系的同室操戈,而與成吉思汗的其他后裔無關了。1264年,忽必烈徹底擊敗阿里不哥。1271年,忽必烈發布《建國號詔》,取《易經》里“大哉乾元”之義,定國號為“大元”(這個“大”不是尊稱,是國號固有的,元朝的蒙古文書寫就是“稱為大元的大蒙古國”)。這就宣告元朝正式建立,忽必烈成為元朝皇帝。

元朝之外,還有多少“汗國”

另一方面,在蒙哥汗去世后,奉命西征的旭烈兀也在西亞建立了自己的“兀魯思”,這就是“伊利汗國”。所謂蒙古“四大汗國”也在此時成形,即(術赤系的)欽察汗國、察合臺汗國、窩闊臺汗國、伊利汗國。后世之所以有這么多地方聲稱自己是蒙古帝國的繼承人,正是由于這個原因。譬如,中亞歷史上的哈薩克汗國的統治者就聲稱自己為術赤的后代,并以此來震懾敵人。

歐洲政治舞臺上的最后一個成吉思汗后裔,克里米亞汗國(1430-1783)末代汗王沙希恩·格萊(?ahin Giray)的血統也可以追溯到術赤。甚至遠在西亞的土耳其也來湊熱鬧,宣稱欽察汗國是本民族歷史上建立的15個游牧帝國之一,雖然今天的土耳其并無尺寸土地曾經屬于欽察汗國。


元前期與欽察汗國、窩闊臺汗國、察合臺汗國、伊利汗國位置關系圖。(圖片來源:《世界歷史地圖集》)

這“四大汗國”與元朝又是個什么關系呢?從血緣上看,伊利汗國與元廷的關系最近。旭烈兀擁有的“伊利汗”這個名號,就是忽必烈封的?!耙晾笔敲晒耪Z,意思大約等于“從屬”,“伊利汗”即“從屬的汗”。這就很清楚地表明了伊利汗國與元朝的隸屬關系。伊利汗也一直奉元朝皇帝為宗主。比如旭烈兀去世后,阿八哈早在1265年就繼承了伊利汗位,但為了表示對大汗忽必烈的尊重,阿八哈直到忽必烈于1270年遣使傳旨命他繼承父位時才正式舉行登基大典,正式坐上了伊利汗的寶座——在之前他都是端坐在椅子上治理國家的。直到1324年,伊利汗國的權臣出班還從元泰定帝那里獲得“開府儀同三司、翊國公”這個典型的中原官銜。

可以說,伊利汗國從未對元朝皇帝的正統地位提出過質疑。這就與其他三個汗國形成了鮮明對照。1269年,欽察汗國、窩闊臺汗國與察合臺汗國宗王在中亞塔拉斯召開“忽里勒臺”,公然挑戰忽必烈的權威。結果,終元世祖忽必烈一世,元軍和窩闊臺汗國、察合臺汗國一直征戰不休。其中的一個后果就是阻斷了馬可·波羅當年東來時的“陸上絲綢之路”,迫使元朝闊闊真公主出嫁伊利汗國時時只能舍近求遠,從海路前去了。


磁州窯白釉黑花嬰戲圖瓷罐,1993年遼寧綏中三道崗元代沉船出土,折射出元代海運的繁盛。(圖片來源:中國國家博物館)

直到1303年,察合臺、窩闊臺兩系宗王終于認識到,與元朝進行的長達數十年的戰爭是無益的,“是自傷祖宗之業”,遣使元廷“請命罷兵,通一家之好”。元成宗(1294-1307年在位)又要求伊利汗和欽察汗也依例約和?!包S金家族”之間的戰爭至此宣告結束。伊利汗完者都(1304-1316年在位)在寫給法國國王的信里因此就寫道,“今鐵穆耳合罕(元成宗)、脫脫(欽察汗國)、察八兒(窩闊臺汗國)、都哇(察合臺汗國)與吾等其他成吉思汗諸后裔……結束迄今已有四十年之久的紛爭,復和好如初”。從元成宗擁有至高無上的“合罕”頭銜這一點看,這場連綿幾十年的戰爭停止的條件之一,就是“四大汗國”均尊奉元朝皇帝為蒙古帝國的大汗,也就是“黃金家族”的正統所在。

實際上,當歷史進入14世紀之后,甚至這“三大汗國”(窩闊臺汗國在1309年被察合臺汗國吞并)還能不能算是“蒙古”汗國都要打上一個問號,遑論與元朝爭奪“正統”地位了。

三者之中,欽察汗國的“蒙古”色彩是最淡的。原因很簡單,“真”蒙古人很少——術赤這一系,在成吉思汗身后的分家中,一共只獲得了4000蒙古軍,加上他們隨行的家屬至多也不過幾萬人,要湊齊人數超過十萬的西征大軍,勢必要從其所統治的欽察草原上征兵,而這些語言屬于突厥語族的欽察人反而構成了西征軍的主體。結果,當金帳汗國建立后,為數寥寥的蒙古統治者與欽察屬民互相雜居、通婚,“土地戰勝了他們種族與天性的稟賦,他們都成了欽察人”。到15世紀,甚至欽察汗國諸汗的公文敕令也都用突厥語文寫成。著名的中世紀阿拉伯旅行家伊本·白圖泰曾親自到過月即別汗(一譯烏茲別克汗)的牙帳,他在那里只聽到說突厥語,連“皇后”“父親”這樣的稱呼用的都是突厥語里的說法了。


元代武士復原圖。(圖片來源:前線理論圈微信公眾號)

與之類似的現象也出現在察合臺汗國。進入到中亞河中地區(阿姆河與錫爾河之間)的蒙古部落迅速地與當地人融合。這些被突厥化的蒙古部自稱為“察合臺人”,中世紀后期中亞的共同書面語也以成吉思汗之子察合臺之名命名(即“察合臺文”)。但這種文字所書寫的也已經不再是蒙古語了。至于伊利汗國,旭烈兀統轄的蒙古西征軍雖有12萬之眾,最后也難免“同化”的結局。合贊汗(1295-1304年在位)為了迫使蒙古人接受當地的波斯文明,甚至把建有其父阿魯渾雕像的廟宇也強行拆掉了。習慣于在馬背上生活的蒙古人跳下戰馬開始定居生活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伊利汗國的蒙古人和當地人融合到了一起,很難再從形體和文化上來區分他們了。

若是再將視角投向之后歷史的話,到1368年,元朝為明朝取代,其殘余勢力退回草原,是為“北元”。


元大都平面布局示意圖。(圖片來源:國家人文歷史微信公眾號)

元室的傳國玉璽最后則落入后金大汗皇太極手中。1636年,漠南蒙古十六部49位封建主聚會于盛京(今沈陽),承認皇太極為蒙古可汗“黃金家族”大統的繼承者,并奉上“博克達·徹辰汗(寬溫仁圣皇帝)”的尊號,奉戴其為蒙古之主。也是在這一年,皇太極更改國號為“清”,從這時起,大清皇帝就成了“黃金家族”的正統繼承人。

因此,歷代清帝都有一個蒙古語尊號,比如康熙皇帝就是“恩赫阿木古朗(太平、安寧之意)汗”。因此,無論從何角度來看,“黃金家族”的正統都留在中國,這是毫無疑問的歷史事實。


始建于元代的北京妙應寺白塔。(圖片來源:北京市文物局官網)

中文字幕在线精品视频入口一区